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區域 > 本刊禁止抄襲,雷同率10%內,請勿一稿多投,文責自負,點擊論文查重。
京津冀城市群協同發展研究
我要投稿 論文查重 時間:2018-04-18 來源:現代經濟信息
摘  要:本文主要通過對京津冀城市群發展現狀的描述,指出其存在的問題,并分析原因,提出解決方法。
關 鍵 詞:京津冀城市群 產業同構 協同發展
作  者:劉天宇
單  位: 蘇州大學 東吳商學院
正  文:

一、京津冀城市群簡介
京津冀地區以占全國1/50的土地,聚集了全國2/25的人口總量,創造了占全國1/10的GDP總量,其經濟規模可見一斑。然而,2015年北京的恩格爾系數為22.1%,同年河北的恩格爾系數為26.05%,可見河北的居民收入水平與北京相比還存在著一定差距。而且在環繞北京和天津兩個特大城市的河北周邊地區存在25個貧困縣,其被稱為“環京津貧困帶”,其中生活著200多萬貧困人口,其經濟發展水平與西部最貧困地區處于同一層次。[1]
    北京和天津無論在經濟總量、經濟增速還是在人均GDP上,都將河北的各地級市遠遠甩在身后,其地區極化效應十分嚴重。根據世界通用的判斷標準來看,京津冀三地的工業化發展水平也不在同一階段上,北京已進入后工業化階段,工業化水平較高;天津處于工業化后期,具有完備的制造業工業基礎;而河北尚處于工業化階段中期,工業結構單一。工業化水平差距過大、地區極化效應過于嚴重,不僅嚴重影響了落后地區的發展,同時也不利于先進地區的可持續發展。[2]
二、京津冀城市群所面臨的問題
    1.交通不通暢。河北與北京、天津之間曾有兩千余公里的“斷頭路”與“瓶頸路”。本該成為便利生產要素流動、提高區域內城市間互聯互通的道路卻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政治上行政區劃的分割成了阻礙三地經濟交往的藩籬,從而導致基礎設施建設上的不協調。使地理上相鄰近、經濟發展緊密相關的三地區沒能通過便利的公路網相連接。
    2.多核心城市。增長極理論認為一個經濟區域內的各增長極之間應具有產業互補的作用,以發揮比較優勢,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但由于行政區劃的因素,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各地級市之間各自為政,缺乏整體的區域發展規劃與部署。使得地區內核心城市過多,各自輻射范圍只有其自身周邊的一小塊地區,沒能充分發揮地區整體的協調能力、獲得規模經濟與聚集經濟的效益。
3.產業同質化。在市場力的作用下,企業出于規模經濟和聚集經濟的考慮,會自發的擴大生產,并向一定區域內集中。但是由于行政力量的介入,各地政府都不愿意放棄能提高自身GDP的機會,于是就有了基礎設施的大量重復建設和區域內支柱產業的趨同。河北省是我國著名的鋼鐵生產大省,環繞京津的河北各地級市幾乎市市都有大型鋼鐵廠。然而,北京也有首鋼,天津也有天津鋼鐵廠這樣的大型鋼廠。相鄰城市間產業趨同容易引發城市間的惡性競爭,使之陷入“囚徒困境”之中,造成“1+1<2”的局面。
4.市場化水平不高。前些年由于國家的經濟增長主要靠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投資驅動,再加之北京作為首都所受到的政策偏向,使資金、人才、企業家等優勢生產要素以及教育、醫療、衛生、科研機構的等基礎設施都向北京地區集中。[3]另一方面,作為直轄市,京津兩地的一把手一般為政治局委員,在級別上高于河北各地級市的領導人,因此在地區協調過程中很難做到“平起平坐”,也就難于做到資源的合理、公平分配。為了保障北京的發展,極大的犧牲了北京周邊河北地區的發展利益,而河北地區并沒有得到應有的補償。
三、京津冀城市群發展的改進措施
    1.建成便捷有效的區域交通系,便利生產要素的流通。將北京地區的巨大市場、先進科技水平,天津完備的制造業工業體系與河北地區廉價勞動力和廣闊的土地空間結合起來,促進不同城市間的優勢互補、生產要素高效便利的流通,實現區域整體發展。
    2.統籌協調,明確各城市在本地區經濟整體規劃中的定位,防止同一地區內基礎設施的重復建設。加快京津周邊地區的城市化進程,形成大中小城市錯落有致的發展格局,提高河北地區的科技發展水平,鼓勵其承接北京、天津的外溢產業。縮小區域內各城市的發展差距,有利于擴散效應的發揮,有效疏解北京、天津的大城市病問題。通州市作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的建設以及雄安新區的設立正是為解決北京大城市病問題所做出的有益嘗試。行政權力集聚所導致的經濟發展極化正好可以通過行政分散來解決。行政力的作用是北京地區極化效應的一個重要原因,那么通州市和雄安新區的設立正可以起到行政分散的作用,進而促進北京區域增長極擴散效應的發揮和京津冀的一體化進程的推進。
    3.在明確其城市定位的基礎上,促進其產業轉型。大力發展具有廣闊前景的潛導產業,將原有的資本密集型的鋼鐵產業進行統一整合,發揮規模經濟與聚集經濟效益并利用乘數效應形成綜合規模效應。北京地區科研院所與高校集中,資金充裕,便于發展高科技產業與服務業;天津具有優越的制造業發展基礎,同時又是出海口,天津港的吞吐量已位于世界第四位,便于發展外向型的加工制造業與遠洋航運業;河北地區則可以利用以前遺留下來的冶鋼產業基礎,輔之以北京、天津的科學技術與資金支持積極進行產業升級改造和產品創新。
    4.加快地區的市場化進程,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近年來,為了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和改善空氣質量,全國各地都在淘汰煤炭等資源開采行業和冶鋼等資源密集型的重化工業。作為粗鋼產量大省的河北更是首當其沖,近年來已減少鋼鐵產能6000萬噸。政府應根據市場化原則對其作出應有的補償。明晰產權,不能利用行政手段對地區間的資源配置進行過分干預。



參考文獻
[1]王淑娟,李國慶..環京津貧困帶旅游扶貧困境分析[J].河北經貿大學學報,2015(11)
[2]劉瑞,伍琴.首都經濟圈八大經濟形態的比較與啟示:倫敦、巴黎、東京、首爾與北京[J].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2015(1)
[3]鄧向榮,劉璇.京津冀和長三角地區創新極化與擴散效應比較研究[J].中國科技論壇,2007(10)


上一篇:東北振興與產業集聚之間關系分析

下一篇:京津冀全域旅游協同發展研究


版權所有© 2010-2015 《現代經濟信息》雜志社 京ICP備15020639號

編輯手機:182-4514-6964,咨詢電話:(0451)58863789,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站所有文字及圖片文責自負,并均受版權法保護,僅供學術交流與參考,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卖水族箱赚钱么